<rp id="n8n49"></rp>
                2024年2月2日 02:19 設為首頁 | 公共郵箱 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首 頁 關于四環五海 服務領域 信息中心 政策法規 黨團工專欄 誠聘英才 在線咨詢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登錄
                用戶名:
                密  碼:
                 蘇氏三姐妹
                 初雪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回老家
                 收獲之傳承
                 雪(一)
                 淄博小游
                 好日子<一&g...
                 小學一年級的孩子
                 一場大雪
                 國慶怪象
                海闊天空   當前位置:首頁 > 海闊天空
                蘇氏三姐妹
                發布者:云  發布時間:2024-1-29  閱讀:22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十二)

                楉木

                “小白菜呀地里黃,三兩歲呀沒了娘;只怕爹爹呀娶后娘,弟弟吃面我喝湯;端起碗呀淚汪汪……,70年代以前出生的孩子,大多每人都會哼唱這個歌,我們的童年怕的不是狼外婆,最怕的事就是找后娘,小時候孩子淘氣,大人最恨的話就是不聽話就給你找個后娘。

                母親常常給我們講這個故事。說從前有個孩子,親娘死了,父親常年在外經商,為了照顧他給他娶了一個后娘,后娘帶過來一個弟弟。后娘偏心,父親不在家的時候,弟弟吃餃子,他只能喝湯。冬天弟弟的棉衣絮的是新棉花,他的棉衣卻用的蘆葦花,看著很厚,但不暖和。年關父親回家,看到他穿著厚棉衣干活還凍得直哆嗦,以為偷懶,一生氣拿起鞭子抽他,棉衣破了,露出一片片蘆花,父親此時才明白,這些年兒子受了后娘的虐待。

                后娘在兒時的我們眼里是最惡毒的人,我的三姨,蘇家的三女兒,在30歲那年居然給人做了后娘。

                事情的淵源還得從頭說起。三姨是蘇家的最小,長得漂亮,性格乖巧,上面父母再加上兩個哥哥兩個姐姐,是一家人的寶貝。古人說,龍生九子各有不同,蘇家的三個女兒,性格完全不一樣,母親溫柔豁達,二姨精明潑辣,三姨多愁善感。也許是天生嬌氣,也許是大家寵愛的原因,三姨從小就柔弱,愛哭。母親比三姨大13歲,是從小把她看大的,在三姨的心目中,相當于娘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姨的女兒我的小表妹,我們離得不遠,三姨常來替表妹看孩子,所以經常來母親這里,每逢來的時候,便也叫上二姨,姐妹三人小住幾天,其樂融融。母親85歲,二姨78歲,三姨72歲,三姐妹聚在一起的時候,常常是85歲的姐姐伺候72歲的妹妹。

                母親很少出門,一般家務活都是我過去打理,三姨來了,她會忙著給三姨做飯,擺出平日不舍得吃的零食,臨睡前燙上奶,甚至還端水給她洗腳,顫顫巍巍的,忙得不亦樂乎。母親一向節儉,唯獨對她的兩個妹妹,恨不得傾盡所有。我曾批評母親,母親總是說,天外有天山外有山,苦瓜之外有黃連,你三姨的命苦,大家都得好好對她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姨的命苦,源于她一生的兩次婚姻。三姨的第一次婚姻存續了不到一年就離婚了,具體原因不得而知。以前是我年紀小,不好意思問,后來這事過去了,多年大家忌諱不提,前陣二姨來母親這里,我試著問個究竟,二姨避而不談,只說忘了,忙轉移了話題。

                70年代初,當時人們的觀念還比較保守,尤其是農村,離婚的確不被社會接受,離婚的女性更容易受到歧視和排斥,所以許多人都選擇忍受,三姨能做出了如此大的決定,一定有萬不得已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姨離婚后搬回了蘇家,重新加入了蘇家的戶口,在村里和大家一起勞動掙工分。

                 80后的孩子對工分這個詞還很陌生,在70年代,農村還是集體所有制經濟,田地歸村集體,農民是人民公社的“社員”,社員參加生產勞動被稱為 “上工”,報酬就是按勞動量“計工分”。年底根據社員工分數總和計算出全年分紅,家家戶戶便可以按所得的工分分得糧食、棉花、油料等生活用品,還能分到一點現金。所以掙工分是社員養家糊口的唯一來源。

                工分是社員的命根子,孩子上學、吃飯穿衣、生老病死等一應開支靠的就是在生產隊掙的這些工分。對于那些勞動力少、人口多的家庭,年年掙的工分在年終“分紅”時,不僅分不到錢,而且會在生產隊欠賬。蘇家人多有勞力,每年還會有點結余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姨常常給我講在蘇家集體勞動的事情,記得看過一篇小說《年華》,寫的是知青下鄉生產隊的故事,很是被書里的情節所吸引。在廣闊的天地里,他們分工明確,男子們揮舞著鐮刀割麥,婦女挑著擔送飯,小孩子嬉笑著撿麥穗,陽光灑在田野上,大家配合默契,相互開著玩笑,享受豐收的喜悅。

                集體勞動二姨干活利落,總搶著做男工的活,這樣掙的工分就多。三姨性子慢,說話、干活就是玩都比別人慢半拍,二姨嫌棄她墨跡,從小干什么都不帶她。蘇家村里有個女孩叫花屏,是三姨的好閨蜜。

                三姨大花屏5歲,兩家住在一個胡同,花屏是抱來的孩子,是后娘。        --未完待續
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打印本頁 || 關閉窗口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濱州四環五海會計師事務所 2011-2012 版權所有 Copyright 2011 Auto Parts All Right Reserved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          国产日韩欧美911在线观看
                <rp id="n8n49"></rp>